不再是風中的蠟燭 (體質虛弱、頭痛)-玉井斷食營

郭媽媽   95期學員  如雯專訪  


 


【緣起】


       郭媽媽第一次參加斷食營是在2007年的7月,遠在德國的大女兒與小外孫女她一同參加。


       她的女兒在德國是一位專業的舞蹈工作者,原以為自己的筋骨應該比一般人更為柔軟,然而卻非如此,她的女兒找尋各種方法想調整自己的筋骨,有人告訴她:「妳身體可能累積了一些毒素,導致筋骨的僵硬,應該可以嘗試斷食的方法」。


       2007年暑假,她女兒回台灣放假期間,在網站上搜尋到蘇老師所主持的斷食營,毅然決定參加並極力邀約郭媽媽一同前往。當時,郭媽媽聽到要“斷食”的時候,毫不考慮的拒絕並說:「我是一餐飯不吃就嚴重頭痛的人,怎麼可能去斷食。」女兒用親情攻勢遊說她:「我從德國回來就是為了多陪陪媽媽,您就當作和我作伴一同參加吧。」另一方面,郭媽媽也掛心女兒帶回來的外孫到斷食營的照料問題,於是抱著幫忙照顧外孫的心情前往,但心裡並未真正想要斷食。






【一生的糾纏~頭痛】


       郭媽媽從小的體質就十分虛弱,經常頭痛,感冒也就伴隨著頭痛而來,即便是夏天也不能穿沒有領子的衣服,否則脖子馬上會著涼,更甭提吹冷氣這件事了。


       年紀越大,這樣的情形更顯嚴重,尤其是近20年來,頭痛與感冒更是糾纏著她不放,每回頭痛起來總是痛到吐,求助無門僅能依賴「普拿疼」這樣的藥物,每個月到台北三總醫院報到,定期拿兩個星期的頭痛藥,一個月就吃完。


       她是個很虔誠的佛教徒,長期茹素,可是只要一餐飯不吃就會導致嚴重頭痛,因此讓她無法持續參加佛教法會之一的「八關齋戒」(齋戒期間,午飯過後即不可再進食直到隔天)


       “頭痛”就這樣形影不離似的糾纏著,打擊她的身體,讓她經年累月過著離不開藥物的生活。






【親身經歷斷食】


       斷食營開始的第一天,郭媽媽向蘇老師承諾:「會堅持不吃頭痛藥,若是不得已要吃藥一定會先向蘇老師報告。」不過,她倒是拒絕讓女兒代為保管頭痛藥。


  當天她就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著涼了,而且慢慢的傳到頭頂,身體越來越覺得發冷,頭痛伴隨而來,到了下午就已經快無法忍受了,內心非常掙扎~不想吃藥,卻又難以承受頭痛的折磨;晚上的時候,全身已經毫無氣力,頭痛到吐,早已顧不得對蘇老師的承諾,心想:「若我向蘇老師報告,他肯定會嘗試各種方法來幫助我,但還是不會同意讓我吃藥,這樣豈不是要繼續痛更久。」她,直接把藥吃下去了。


  女兒發現郭媽媽竟然自行作主吃下頭痛藥後,很緊張的報告蘇老師,蘇老師聽見後不太有什麼反應,平靜的說:「喔!吃就吃了,不是說想吃藥的時候要跟我報告嗎?」吃了藥之後,她的身體依然很冷,蘇媽媽(蘇老師的妻子)煮了一碗薑湯給她喝,緊接著不停地冒汗,持續冒汗直到隔天,身體突然輕了起來,感到很舒服。


  往後的六天,遵循著蘇老師安排的進度與作息,在完全沒有進食的那一天也不曾再犯頭痛,當然不需要吃藥了。






  【一碗薑湯】


  郭媽媽告別斷食營之後,回復如常的生活至今有一個多月,雖然還是會鬧頭痛,但痛的頻率比起以往要改善許多,尤其從斷食營的那碗薑湯,她體認到以往總是靠藥物來處理頭痛和感冒,這樣的方法只是在抑制病痛,不但不能根治,反而讓身體累積更多的寒氣,頭痛更容易發作,發作了又吃藥,身體和藥物就一直維持著惡性的循環。


  然而,一碗溫熱的薑湯,反而可以讓身體透過冒汗將病痛的根源慢慢排出體外,因此,她學習著將這樣的方法運用到生活作息中,當身體稍微感到著涼的時候,便趕快喝一碗薑湯。


     在電話中,她很高興的說:「現在我可以在冷氣房坐很久都沒關係,不再是風中的蠟燭了。」她還說:「我即將帶妹妹去參加九月份的斷食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