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痛有了治癒的希望。慕儀

\親愛的蘇媽媽,親愛的蘇爸爸:


你們好嗎?回來德國快1個月了,安麗也開始上小學一年級了。我和安麗還時不時談到在山上的生活,有關斷食和大便啦...有關和蘇哥哥玩電玩啦...現在我如果只喝湯,安麗就會問我:”媽媽你在斷食嗎?”
 


我回到德國後試著自己斷食,老實說,在家斷食真的不簡單,那時在山上讓你們照顧,都不覺得餓,也不嘴饞,可是在家裏先生孩子要吃飯,看到食物的誘惑,實在很困難堅持。不過我想我會再繼續嘗試。
 


寫信來最主要還是要再一次向你們道謝,謝謝你們對我們的照顧,尤其是我媽媽和安麗。


我特別要感謝蘇媽媽帶我媽媽度過了最困難的幾天,這次斷食不但讓我媽媽對斷食充滿信心,也讓她對她的宿疾-頭痛,有了治癒的希望。她現在逢人就推銷斷食的好處,我想她真是希望別人也像她一樣得到這種神奇的治愈方法。
 


蘇媽媽,蘇爸爸謝謝你們廣大的愛心和耐心,在這裡祝福你們,並且希望回臺灣能再跟你們見面。


 


慕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