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斷食日記(五)(六)

               

作者:247期香港學員 Brajendra Kumar Das

我的斷食日記 (五)

或者你會問:「說好的斷食呢?」「什麼是斷食?」
斷食故名思義就是中斷飲食,但這是過於片面的解釋。斷食可理解為通過改變飲食習慣來調節身體健康狀況的生命科學。蘇老師以一個問題開始介紹:「大家是否都習慣按時按刻進食?」回想也是啊,自己從小到大都被教育成每天準時食早餐午餐晚餐,都從來沒有在進食之前問自己是否真的餓了,我們都對未經思考的飲食習以為常,未餓先食,而且總是食過量。身體就好似一間排毒工廠,輸入的食物量大過排毒的速度,毒素便會累積在身體,身體也就生病了。所以斷食的作用,是要我們的身體停止未經思考的進食,反思身體的狀況,讓身體好好休息。斷食時,身體不需消耗能量去消化食物,多餘的能量便能處理累積在身體的毒素,很多成功的例子指出斷食能不需要藥物治療,便可醫治或改善一些痛症及疾病。整個斷食過程分為三個階段,每天我們做完瑜伽及靜坐之後便要喝兩公升檸檬鹽水排便,之後喝一公升溫水補充水份。第一及二天要額外喝一至兩公升水,第三至五天是滴水不沾的無水斷食,最後兩天是限制只食少量水果或蔬菜的復食。
我一直受頭痛及眼脹的問題困擾,但在整個斷食的期間,這些「老朋友」都沒有出現,內子的腳底疑似是尿酸積累的痛楚也消失了,令我對斷食的科學興趣更深,更信服。不要睇少這兩公升檸檬鹽水,它會讓你「看」到你很久之前食過什麼,蘇老師說我們會排出「珍珠」、「波霸」,甚至「貢丸」等形狀等的宿便,聽起來很嚇人,但當想到它們是不能「據為己有」的毒素時,你會很想把它快趕出來......
這個時候,「小白」來了。它是什麼?



我的斷食日記 (六)

為什麼?
對於斷食的好奇,驅使我參加了這個斷食營,期望心中許多個問題也能在整個斷食過程中得到回答。第一個問題是:「真的不會餓嗎?」第二個問題:「我能堅持嗎?」第三個問題:「需要帶零食以防萬一嗎?」最後:「會死人嗎?」
開始時我真的有懷疑的,因為我在入營當日只食了一個份量很少的早餐,所以那天晚上,我不客氣地一共飲了三大碗蘇媽媽煮的愛心雜菜湯(味道至今難忘),希望至少第二天可以好過一點。不過,事實是在四天的完全斷食過程中,我非但沒有感到飢餓,也沒有手腳無力、昏昏欲睡的困擾,好像只呼吸便食飽了,對於未參加過系統性斷食的家人朋友來說是很難想像的經歷。對自己來說,這是一次啟蒙。
我現在才了解斷食的系統性很重要,因為這才能提供對身體冇害、但加強延續信心的斷食過程及得益。一整天的斷食自已己試過許多次,但每次的過程都毫不輕鬆,當越接近復食時間,便越想食,希望時間走快一點,而且往往會在復食食很多,所以很多時胃部都受不了而出現脹氣的不適。在香港的生活及工作環境,四周太多引誘,要選擇食什麼已經很難,更何況要斷食?不過在蘇老師自然療法之家,環境的助力及蘇老師安排的活動,卻可以讓我們輕鬆地享受斷食的樂趣,更了解斷食的科學理論,這樣斷食才能讓學員堅持下去。難怪許多學員都先後參加多次,原因不需多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