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斑性狼瘡與我

               

作者:223,238,252期香港學員 Katherine

 

37152842_10213962540311290_5175098840474189824_n.jpg

2018年3月香港聚餐第二篇分享--紅斑性狼瘡與我。
分享者Katherine,香港公務人員,因為多病,平常學習各種自然療法,也常與朋友分享這些療法。因為被診斷出有紅斑性狼瘡,因此來參加斷食,斷食完改善很多,她的先生與孩子們也一個一個受她影響來斷食。
=========================================

我是Katherine,是223&238期的神仙, 2015年夏天我去醫院檢查身體發現有免疫力的問題,就是紅斑性狼瘡。在這之前我一直有神經痛的毛病,我是從頸椎到背部到腳都有神經痛的問題,所以我不能站太久、睡太久或走太久,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病,也有腰痛,痛得很厲害。而這個紅斑性狼瘡,我由發現到現在一顆藥也沒吃過,這是我一直堅持的。那為什麼我會去斷食營呢?我一向都相信自然療法,2015年底偶然聽到Peggy介紹蘇老師,聽完她的介紹後我就立刻安排時間去參加斷食營。

 

2016年4月我第一次去找蘇老師報到,在那七天我過得很辛苦,頭三天簡直是死去活來,辛苦得不得了,要吐也吐不出來,之前我一直都有胃痛的問題,雖還不至於死,但卻活得很辛苦。營隊當中我一直想吐,但吐不出來,阿姨就說你快點吐呀,喝水呀,我心裡想我就是吐不出來呀,你幹嘛一直催我?她一直說你快喝水,喝水就會吐,但我就是喝不下嘛。而蘇媽媽就很好,她常常幫我拍背、搓背,我終於吐了出來。從那一次到現在差不多已經兩年了,我的胃都沒有再痛過。那時我吐出來的東西,聞起來就像是多年前吃過的某樣東西的味道,但我忘了那是什麼東西,只是有那個印象而已。

 

七天過後,我回到了香港,之前我的紅斑性狼瘡,臉上看起來沒什麼症狀,但是整個背都是黑色的,斷食後我背部的黑色褪了八成。我先生跟大兒子看到我的轉變,他們在2017年也跟著我再度回到台南。我大兒子是個十多歲青春期的中學生,叛逆性很強,你叫他做什麼他就偏不做,他的鼻子過敏挺嚴重的,但他自從看到我的轉變之後,就跟著我去參加斷食營。在斷食營的時候,他常常不上課、撩妹,還常跟蘇媽媽、小蘇一塊出去,把我氣得跳起來;但經過了那七天,他的鼻子過敏好了八成,還有因為鼻子過敏所造成的黑眼圈也都褪了很多。今年(2018年)四月我會再去蘇老師那裡,這次我的先生還有我的第二個兒子也都會去。

 

我的紅斑性狼瘡是這樣發現的--因為我的手指頭、腳指頭的血管都漲得很厲害而且爆血,全身也都腫起來,關節也很痛,我一直去看私人醫生,醫生驗血說沒問題,看了幾個名醫也都說我沒問題,但我明明就有問題,全身都不舒服。所以我就改去看政府醫生,政府醫生得排隊等上三小時,卻只看三分鐘,但我很幸運沒有等太久,結果卻給他檢查出來是我的免疫系統有問題,不過還要另外排隊等上半年到九個月的時間,由專科醫生檢查之後才能證實我的病。還好在等待專科醫生證實的這段期間,我就去了蘇老師那裡;斷食完回來之後我再去檢驗,紅斑性狼瘡的數值已經降到水平之下了。所以在這幾年,我偶爾就會自行斷食一天半天,紅斑性狼瘡的數值也維持著沒有超出標準。

 

另外我也分享一下,在2017年底,也就是幾個月前,我發燒到了華氏106度(攝氏41度),燒到106度(攝氏41度)已經是很嚴重的現象了,我那時連續用了兩天小白,是稍有好轉,但熱度還是沒有全退,直到我人開始昏迷。進了醫院之後,才發現原來我的腎臟有細菌,因為我平時壓力很大,壓力大免疫系統就會自己打起來,最慘的是我不只一個腎有問題,是兩個腎臟都有問題。醫生說正常人的腎臟發炎指數,在體內大概是零點多到一點多,高到五已經是很離譜了,要趕快住院治療,但我已飆高到167,一般的藥物已不能控制了,只能吊毒(見*註)。吊毒的那九天我是無法進食,等於斷食,因為要吊毒,今天來聚餐的幾個同學都很好,他們有去醫院探視我,他們還買了很多東西去吃,他們來看我,我只能喝水,而他們卻吃得很豐富,因為當時是中秋節。在醫院我每天要吊三次毒,大概三、四天之後,我開始拉一些黑色的東西出來,就好像在蘇老師那裡拉出來的一樣,每天拉十多次,很神奇的是拉了幾天之後,我明顯好轉起來,我相信是因為那幾天我沒進食,而且拉出黑色東西的關係。

 

其實到現在我還沒有完全康復,醫生說因為腎臟的問題很大,最快也要九個月才能康復,而且我已經嚴重到要吊毒了,已經沒有藥可以治療了。如果是在私家醫院,肯定會要你吃不同的藥,但那個醫生沒有,他只是悄悄地在我耳邊說,想要健康的生活,就要靠自己。自從那次之後,我一顆藥再也沒吃過,都是靠自己平常少吃一點,喝檸檬鹽水,來維持自己的健康。上個月我再去驗血的時候,各項指標都是在標準值以內沒有超標,但人還是容易覺得累,我想我還是需要多一些時間來復原。希望下星期再去老師那裡之後,可以把身體調整得更好,不會再有那麼多問題了。

 

*註:吊毒:就是吊點滴,但是裏面加了毒性很高的藥物。醫生在加這種藥之前有先來告知藥物的危險性並經過我的同意與簽名,同時也要經過醫院高層的批准才能使用,因為風險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