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之旅(一)(頭痛)- 玉井斷食營

作者:芳綺 第5455期斷食營學員

【山雨相迎】

  沿著省道3號,往玉井的方向尋去。父親握著方向盤,不時回頭問:「妳幹嘛參加什麼斷食營?那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有沒有什麼明顯目標?……」存在於父親心中一連串的疑問,對我而言,沒有具體的答案。但奇妙的是,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我毅然決然這一趟「山中行」。我攤開手上的資料,告訴父親:「沿著省道3號到276.5,會看到『自然療法之家』幾個字,尋著那個方向前進,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汽車轉入一條狹窄的道路,沿途兩邊綠翠山巒、果樹遍野和零星的幾戶人家,眼前的景緻,有遠離塵囂、離群索居之感。我內心升起一股喜悅,與我之前所想像的「山居生活」似乎無異。顯然,這般人煙稀少的「活動地點」引起父母內心的隱憂。

  「妳什麼都不清楚,就這樣來了?安全嗎?」父親問。

  「有沒有其他人參加啊?」一向樂觀的母親也似乎感到不安。

  我平靜地說:「放心,我相信我的直覺,這正是個我此刻需要的地方。」

  終於,抵達目的地「自然療法之家」。

  一路沉睡的孩子,在鳥鳴聲中睜開惺忪睡眼,一下車,便興奮地在綠林草地間奔跑。父母親見到幾位女孩和女人,背著行囊前來報到,似乎先前的憂慮稍稍減緩。

  山風輕拂,枝頭鳥唱,蟲鳴不絕於耳,草木清芬撲鼻,陪著父母親在林間散步,孩子喜樂的笑聲回盪在山間,感受到此地平靜安祥的氛圍,父母親終於疑慮盡釋。驅車返回之際,孩子的眼神充滿著依戀與不捨。依戀,是對他親愛媽媽的短暫分別;不捨,則是對這一片澄靜大地欣愛不已。


  我俯身在車窗邊,對孩子揮手,並作出承諾:「寶貝,先跟外公外婆回家,下次媽媽一定帶你一起來斷食。」孩子含著淚水,點頭答應。

  送走父母親和孩子,我對塵俗的依戀,暫時割捨。拿了資料袋,進入寢室,靜坐在自己的蓆位上翻閱書籍。突然,耳際響起淅淅瀝瀝的雨聲,望向窗外,仲夏的一陣好雨,將炎炎的暑氣滌净。山風中夾雜著鳥鳴蟲聲蟬嘶,疏雨裡含融著草香樹香果香。我平靜的心,彷彿被大自然的天賴觸動,淚,潸潸落下…… 為何落淚?

  省視自己內在的情緒,平靜無波,不悲不喜不哀不樂,只是一股自然的心泉汩汩流淌。呵!是內心的真我與大自然的靈性,在沁涼的山雨中,相遇。


【病苦相尋】

  在塵囂,受迫於工作壓力,病苦常來惱我;躲到僻靜山間,想求得片刻清靜,病苦亦來相尋。

  來到「自然療法之家」,當天的深夜裡,與我相伴數十年的「故友」悄悄尋來,鑽進我的腦袋,找了個適當的角落便「安住」下來。頭疾,已是我長久以來難以處理的困擾。最初,我以阿斯匹靈款待它的到來;當阿斯匹靈失靈時,我聽從經驗者的分享,改以咖啡來伺候,但是,咖啡因除了令我更加清醒地面對那如針刺般的陣陣痛楚,並未解決我的苦惱;學會刮痧之後,我依賴於那一片小小牛角,以它來減緩我的痛苦。但刮痧終究是治標不治本,雖能減緩「疼痛」卻無助於「昏沉」。








  雖是第一次參加斷食,但已有前輩經驗相授,「故疾」必定來訪,所以我也有了心理準備。深夜裡,當頭痛悄然來訪,我閉著雙眼,靜候它安住。喔!這一次「痛」是自右前額一條線延伸至後腦杓,一陣陣的椎刺,但那劇痛的程度並不似平日,過去嚴重的頭疼曾使我噁心嘔吐,甚至寸步難移。而這一次來臨的「痛」,似乎也在大自然中有所舒緩,並不緊緊攫住我。第二天,細心的蘇老師關心著每一個人的狀況,許多人的注意力放在排便,而我卻審視著自己的頭疾,帶著它在林間散步,帶著它在靜夜漫遊,帶著它聆聽蟲鳴,帶著它欣賞螢蟲飛舞。「頭疾」,真像是我最忠誠親密愛人,形影不離。








  除了頭疾,平日因為長久俯身電腦桌前,又因為懶骨頭不愛運動,漸漸,肩頸酸痛亦成常事。解決此一困擾,依然是依賴我那一片小小牛角,當肩頸僵硬,便自行刮痧,以求短暫舒緩。








  靜坐課程時,左肩胛緊繃,一挺直身體便疼痛難耐,幾乎影響到正常呼吸;瑜珈課程時,連基本的抬頭、點頭動作都難以標準。我意識到,自己平日疏於保養的身體,正發出了嚴重的抗議。接二連三的苦痛迎來,想若無其事地面對似乎頗為艱難,雖不言苦,但痛苦表情恐怕盡寫臉上。面對蘇老師的問候,好強的我總是說:「還好,還可以忍受。」




 




  第三天的O環測試,測試各種物質的能量,其中有測試「能量卡」,據蘇老師介紹,能量卡能夠減緩疼痛。當夜,我不再逞強,決定向蘇老師借來兩片能量卡,因為我已無力抵抗疼痛。那一夜,我幾乎是半睡半醒,隨時移動能量卡的位置,從右前額到後腦杓,從頸椎到左肩胛,從背到腰,幾乎所有疼痛的位置都「測試」了。翌日清晨,在鳥鳴之中甦醒,睜開雙眼,頭疾不藥而癒,腦袋異常清爽,連視力也感到格外清明。呵!無痛一身輕。




 




  靜坐時,心平氣和,肩頸的疼痛消失了,呼吸也順暢了;瑜珈時,筋骨鬆軟,許多難度的動作竟能輕鬆做到,那種身心舒暢的感覺,真是難以言喻。不知是能量卡的神奇?還是斷食的功效?我想,兩者都有吧!




 




  痛楚消失了,另一種困擾來纏身。




 




  蕁麻疹。令我困擾的尋痲疹,已經糾纏了我兩個月之久,在中西醫藥石罔效之際,我透過朋友得知斷食營,也是因為備受尋痲疹的困擾,才使我下定決心前來斷食。最初斷食的幾天,蕁麻疹曾小犯一次,但並不嚴重,沒多久時間就自然消失。我還慶幸它可能就此痊癒,沒想到,第四天夜裡,它突然襲來,其兇猛之勢如排山倒海。一整夜,我無法成眠,全身腫癢難耐,直到隔日,腫塊仍持續發作。蘇老師告訴我除了定量的檸檬水,還要多喝白開水,以利體內的積毒排出。一整天,拼命地喝水,不斷地跑廁所,漸漸地,腫癢消退。雖然,斷食結束後,蕁麻疹的病根並未斷除,我知道,喜零食和油炸食物的我,體內積存了幾十年的毒素,豈能藉由一次斷食就完全解決。但我有信心,只要透過持續性的斷食,這個囤積著陳年病垢的身軀,總有清靜清爽的一天。








【欲念相逼】




  斷食,依其程序是先水果,然後果汁,之後才進入斷食,接著是果汁復食,繼而水果,進而恢復正常飲食。蘇老師在斷食課程介紹中,給學員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我們是來斷食,不是來挨餓;我們是主動拒絕食物,不是沒東西吃。」有了這個觀念,斷食變成一種積極的自然療法,一種主動性的身心重整與康復之旅。體驗一整日未進食的滋味,其實飢餓感並不如想像中的厲害。身體對食物的需求,遠遠不及心理的作祟。每當蘇媽媽在廚房爲一些沒有斷食的人準備佳餚,飯菜香味四溢,唾液便不自覺地分泌,加上聽到其他學員喊飢叫餓的聲音,自己的腸胃也不禁咕嚕起來。








  「是來斷食,不是來挨餓;是自己拒絕食物,不是沒有東西可吃。」這樣的信念不斷提醒自己,以增強自己抵抗食慾的心念。








  第三天,我便開始水斷,第四天進入全斷,雖然,有一點飢餓感,但它並不動搖自己的意志;雖然,有些虛弱頭暈,卻不影響自己的體能。有趣的是,當第四天,全體學員進入斷食的那一天,大家不約而同翻閱食譜,研究佳餚美食,甚至有人抄寫食譜,準備回家好好大展身手,頗有畫餅充飢之意。面對食物的誘惑,有人哀聲嘆氣,有人談笑自若。每一個人對飢餓感與對食物的欲求,有程度上的差異,但基於群體的力量,彼此打氣共勉,終於在「歡樂」中度過難捱的一天。




 








  我突然意識到──原來,許多時候,對食物的需求並不完全源於飢餓,而是因為心理對食物的渴望。以自己為例,平日不正常吃三餐,反倒是以零食、點心為主食,顯然就是口慾在作祟。




 




  面對食慾相逼,才知,縱容口慾,其實是在糟蹋身體。其實,身體對食物的需求很少,重質不重量,在精不在多。修行人以悅性食物為主,甚至日中一食,也能維持一天的體能所需。反倒是那些飽食終日的人,容易頭腦昏沉,滋生疾病,身心失調。








  經過嚴酷的斷食日,進入復食階段,面對一鍋蔬菜稀汁,大家流露出欣喜感恩的神情。啜一口湯汁,內心的滿足簡直要讓人欣然落淚。對於終日大魚大肉的人,絕對無法想像,當身心寡欲,面對於一碗稀湯是何等歡喜、何等滿足。慾念,是難填的溝壑,追求慾念,永無滿足的一刻。只有「斷慾」,才知道自己身心所需如此微薄、如此淡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