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 玉井斷食營

作者:秋霞 73期斷食營

【很想為身體做些什麼】

  我常時間在「心靈工作坊」工作,許多人總以為從事推廣心靈課程的工作者,應該是最沒有壓力、懂得自我調適、追求身心自在的族群。

  事實上,從事心靈課程的推廣,確實比一般人明瞭抒解負面情緒的方法﹔可是,相對的也比一般人承擔更多負面情緒的能量,這樣的工作壓力與高度的自我期許,長期隱藏在我堅毅的性格與獨立果決的行事風格背後,我幾乎都忘記了自己內心深處那脆弱、敏感與柔軟的部份。

  許多曾參加「瑜伽斷食體驗營」的朋友,向我推薦這個活動課程的種種好處。

  我的物質生活相當充足,聽朋友談起「斷食」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畏懼,反倒欣喜無比,滿足了「我很想為身體做些什麼?」的渴望,當然也希望能減肥,回復更曼妙的身影。

  就這樣,我參加了200511月份的斷食營。

【波折–身體傳來的提醒】

  七天的時光,過著如同神仙般的生活,自在、緩慢、平靜與簡單。

  當然,過程中也有一些波折,這些波折,是自己勞累過度的身心,藉著斷食所發出的抗議與提醒。

  第四天,是大家進入無水斷食的日子。半夜2點多,不曾胃痛的我,卻因胃痛苦不堪言,無法入睡。那樣難敖的夜,無助且無奈,只能期待著蘇老師的歌聲,冀望歌聲象徵的天明,能讓胃痛的折磨獲得平息。

  然而,天明似乎遠不可及,一向剛強堅毅的我,無論是身體或心靈正逐漸的崩盤,走出房門,吃驚的發現好多人竟然和自己一樣無法成眠,或坐、或站、或躺,聚集在一樓的大廳,只是,當時的我,已無力去關切別人無法入睡的原因了。

  有位來自新加坡的大哥,見我痛苦的神情,熱心的幫我按壓身體的穴道,突然間,痛徹心扉的感覺從身體的某處猛烈的傳來,我,毫無閃躲的空間。

  三十幾年的生命歲月,這是第一次如此真實的貼近身體與心靈最最脆弱的部份,淚水已無法止息。

  我大哭、冷汗直冒,想走回房內的剎那,因強烈的暈眩,眼睛突然看不清方向,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那樣的時刻,當我真真實實面對自己,和身心如此緊密連繫的時刻,能感受到的只是「無奈」、「無助」、「脆弱」和「恐懼」,那些長久建立的「堅強」、「勇敢」與「毅力」,終究只是表象。

【我想要撞牆】

  終於,傳來蘇老師的歌聲。但天明並未平息我的疼痛,反而帶來第二波的胃痛。

  我跟著大家喝檸檬水,多數學員都不愛檸檬水,我卻喜愛那個味道,因為那像極了我喜歡吃的越南河粉,酸酸鹹鹹的。

 喝了檸檬水,我的疼痛加劇,意志力早已瓦解,身體像蟲一樣在地上扭曲。好心的學員告訴蘇老師我的慘狀,
蘇老師前來關切的問:「妳還好嗎?」我答:「我想死,想撞牆。」蘇老師幽默的說:「妳別撞牆,我叫牆來撞妳。」無力的我被他逗出了一絲的笑容。

  蘇老師幫我按摩一些穴點,我整個人潰堤似的哭泣,因為自己完全無法招架身體傳來的痛與心靈上的脆弱。

  不久後,在廁所我吐了一些,接踵而來的是將近2小時的排泄,我無法離開廁所半歩,那種排泄的方式,好像要排盡累積了一身的污濁,之後,身體的疼痛不見了,全然的輕鬆舒暢。

【一點點就夠了】

  七天的生活,除了身體不舒服的兩天外,一切是如此輕鬆自在。大家談論的話題經常是「便便」,從來不曾想過會有人如此熱烈討論「便便」的樣貌,諸如:小珍珠、大珍珠、金箍棒、冒泡泡...等形容詞,還有什麼比這樣的生活更單純的呢?

  慢慢恢復飲食的時候,我深刻的察覺到:「吃」可以是一點點就足夠,「滿足」也不需要很多。

  斷食前,我的動作快,吃東西當然也快﹔斷食的七天中,我的步調變慢了,需求也少了,每個感覺都顯得精細靈敏。

  最後一天的中午,是七天來第一次的正常飲食,對學員們來說,是頓美味的大餐,身體的「餓」師兄重新回來了,我卻也深刻體悟到人是多麼的軟弱渺小,禁不起種種的誘惑,斷食」實在是對身心很好的鍛鍊。

【自在簡單就是幸福】

  結束七天的斷食,我雖然瘦的不多,體脂肪倒是下降了不少(從39降到34)。回復如常的生活,飲食上不再那麼貪求美味,慾望少了,看待生活品質也有了不同的標準,原來生活可以很簡單,沒有所謂的「最好」,自在簡單就是一種富足和幸福。

  蘇老師的從容自在,蘇媽媽的溫暖熱情,令我感念難忘﹔和許多人一起斷食所激發的力量,令人珍惜,沒有比較,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能和自己的身體真正的在一起,是多麼的奇妙美好。

  經歷婚姻波折的我,透過斷食,身心都獲得更多的力量。未來,仍充滿希望。

  期待能快快重返斷食營,再度體驗神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