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久的努力 (坐骨神經問題、肝不好、胃不好、肩痠腰痛) - 玉井斷食營

作者:陳有岳 第1889期學員
專訪:如雯


【緣起】

  民國89年,陳有岳先生和夫人第一次參加「瑜伽斷食體驗營」。

  他是因為坐骨神經的問題和不佳的身體狀況,尋找各種拯救自己方法的過程中,在民國89年,開始學習靜坐,也因此得知關於斷食營的資訊,當下心中莫名的產生一股強烈的意願想要參加斷食營,沒有任何多餘的探詢動作,更沒有太多的想法,就是要參加。太太知道後,很難相信這個一輩子都無法忍受一餐飯不吃的先生,如何在斷食營中堅持下去,因此便陪著先生一同前往(順道扮演監督的角色)。

【細說從頭】

  年輕的時候,陳先生的父母經營貨運的生意。從高中開始,為了幫忙家裡,他開始從事搬運工作,當時的他,並不知道搬運東西應該如何善用身體的力道,仗著年輕力盛,常用單邊的肩膀扛著比自己身體還要重的貨物,長久下來,過重的貨物和不當的搬運方式,終於將自己的脊椎壓成“S”型。儘管如此,年輕的他仍不以為意。

  後來,他離開家鄉到台北就業,工作的性質與環境導致他經常喝酒、熬夜,飲食與生活作息都相當不規律。四十歲那年,他的身體開始一場強烈的反撲,抗議他經年累月的忽視與戕害~肝臟出了問題,臉總是黃的﹔胃痛、胃脹氣﹔肩膀酸痛、腰痛且下背更是疼痛不已。身體的酸痛,長時間都仰賴“推拿”來舒緩,然而身體的痛仍然無法得到解決,曾經痛到四處求醫生幫他開刀拿掉整個背部的肌肉,當然沒有一個醫生能做這樣的手術,但是他會提出這樣的請求,可以想見”疼痛”的折磨已將他自己逼到絕境了。

  民國84年,他的坐骨神經嚴重壓迫,不能走路、甚至連坐著都有困難,只好接受開刀,之後,身體的狀態仍十分孱弱。

【與斷食營結緣】

  民國89年,他和太太一起參加斷食營。

  身體狀況有諸多問題,所以斷食的過程確實很痛苦,胃痛的厲害,飢餓感也讓自己異常的難受,第三天晚上原以為自己撐不下去了,將這樣的念頭告訴蘇老師,蘇老師輕描淡寫地說:「忍耐一下就好了。」說也奇怪,這樣簡單的一句話竟然發揮了效力,那一晚他睡得很好。隔天早上,喝了檸檬水後,竟然排出如同黑色柏油(瀝青)般的黏液,人卻也因此輕鬆了許多。

【告別病與痛】

  從第一次斷食至今,有六、七年的時間,他和太太倆仍然繼續保持每個月在家斷食一次,並且勤練瑜伽(早晚各練一次),恆久的努力,不曾間斷。

  而今,他的背痛好了﹔“S”型的脊椎也因為勤練瑜伽的緣故,拉直了80%﹔以前的腰痛讓他坐立難耐,現在幾乎不痛了﹔脹氣、胃病和不蠕動的腸子都恢復了健康﹔精神與氣色也好了。

  飲食上,盡量食用趨近天然的食物,喝水方面仍然保持和斷食營一樣的方式,對物質的慾望大大減低了。

  陳先生的太太在參加斷食營之前,早上起床一定要先喝一杯咖啡,接著吃的早餐都是甜食為主,中午以前,常常因血糖下降而全身發抖。

  斷食之後,他太太改變這樣的飲食習慣,早餐要吃很多的蔬果和一碗糙米飯,中餐和晚餐也一定要吃一整碗的糙米飯,胃口變好了,身材卻不會發胖,這全都要歸功於規律的斷食和勤練瑜伽的效果。

【體悟】

  參加斷食營之後,陳先生為了因自己的輕忽而求救無門的身體狀況,付出無比的努力,面對著”未知”的結果,不敢奢求自己的身體能回報這些遲來的彌補,懷著單純的想法與堅定的意念,經年累月的勤練瑜伽和規律斷食,而今,他恢復了健康,懷著喜悅的心情迎接自己的新生!

  在這樣的過程中,他對生命產生了不一樣的看法,相信人應該回歸自然,不應仰賴藥物,勤練瑜伽和規律斷食都是自然的方法,幫助我們獲得真正的健康與平衡。

  他認為斷食一點都不可怕,人的生命並非要每天仰賴食物才能存活,吃太多食物反而有害身體健康。醫生不一定是治癒病痛的希望,自己才是。

  規律斷食和勤練瑜伽需要長久的努力,這並非一天、兩天的事情,他很謙虛的感謝自己獲得寶貴的福份,讓自己能恆久的堅持與努力下去。他也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產生耐力和韌性,只是看您願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