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斷了線的木偶又找到了自己 (甲狀腺亢進、過敏、過胖、睡眠差)-玉井斷食營

珠美‧122期學員


托爾斯泰說:“斷食不只是健康,更是靈魂的喜悅”


我的家族有甲狀腺亢進的遺傳(心跳快、焦慮、容易緊張、手


會抖,是甲狀腺亢進典型的症狀),小時候雖然還沒有發病,


但緊張的毛病就一直如影隨形的跟著我。這個緊張啊..不是只


有快輪到我上台了,好緊張哦這樣而己哦,而是....知道有一


件事等在那裡時,就開始緊張了,很難想像嗎?


舉例來說吧,就是例如要上班了、要下班了、要吃飯了、


....,可想而知,我根本就是24小時處在緊張,無法放鬆的


狀態中。但也是直到近幾年,我才慢慢體會原來自己不喜歡


跟人、事、物接觸,如此自閉是因為這種緊張造成的不舒


服,真正讓我猛然了悟,我的情緒和身體的病痛,應該也跟


這緊張有密不可分的關連,卻是從神仙營回來後寫心得分享


文章的此時。很深刻的體悟,要知道自己是“生病”了真的好


難,譬如十年前我剛開始出現疲累感無法做家事而又不斷發


胖時,我並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已出了狀況,甚至一度認為自


己根本是一頭又懶又胖的母猪而痛恨自己。


當一個人不知道自已已經生病時,就無從找出病因,對症治


療,頂多一些外顯的症狀出來後就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卻


怎麼醫也醫不好。神仙營走一遭,人生觀、價值觀都有了很


大的改變,現在,我知道是因為身體出了狀況所以會覺得疲


累,所以能安心的休息而不再責怪自己,最重要的是終於知


道何謂放鬆過生活,現在雖然還是會緊張,但我會深深吸


一口氣,告訴自己放鬆,目的地就在那裡,該到時就會到,


沒什麼好緊張的。


從斷食營回來跟蘇爸蘇媽道別時,我還跟蘇媽說 :「下凡好


難哦,真不知週一要如何去上班。」結果,回到家持續過著


喝檸檬水、靜坐、瑜珈、散步的日子,週末快結束時,我的


念頭已是“上班沒什麼難的,時間到就上班啊,時間到自然就


下班了”,是啊..宇宙萬事萬物不就一直在那裡嗎?經過時就


輕輕的過,過了就過了,而下一步依舊已在那裡靜靜的等


待。


最高興的是學習靜坐後,可以平靜的看見自己的內心,真誠


的跟自己的身體說抱歉。跟自己說抱歉,難嗎?應該很簡單


對吧?!但,當你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傷害自己的身體、做


著對不起自己身體的事時,你怎會有對自己說抱歉的念頭


呢?


先和大家分享我的毛病吧。我今年40歲,進斷食營時身高


168cm、體重90kg、血壓137。長期的疲累感(累到無法做家


)、非常容易過敏,一過敏鼻塞就頭痛發燒、走兩步路就


喘、睡眠品質很差,睡再多都覺得睡不飽,很累、吃的不多


卻不斷發胖,最嚴重的症狀一個是長期的頭暈頭痛(每天下午


一定要吃一顆普拿疼,否則無法工作)、另一個則是腰酸背


痛,尤其是左背肩胛骨有一痛點是長期處於發炎疼痛的狀況


(我是左撇子),不管身體處於何種姿勢,那個點的疼痛感是


不會消失的(陸續看中醫好多年,也沒有效果)


所謂久病成良醫,我一直知道自己沒什麼大的問題,也知道


只要能持續的運動就可以獲得改善,但,我每天的電力就頂


多夠我撐半天,下半天都已經是透支硬撐的了,下了班只能


躺在沙發上喘息,家事都沒法子做了,哪裡有力氣再去做什


麼運動呢?因此,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糟,任


由自己深陷無力自救的自責與愧疚中。


二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點進了蘇老師斷食營的網頁,看了


許多學長姐的心得分享,我馬上知道這是我可以重獲健康的


機會,但因為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與人接觸的人,斷食營需


要睡大通舖的事實令我卻步許久,和親友商量想參加斷食


營,更是遭逢巨大的反對聲浪,好不容易鼓起報名的勇氣,


又因工作無法請長假而被迫取消,這讓我了解要到神仙


來斷食,沒有福報的人是沒有機會的。


這期間,我不間斷的追蹤蘇老師的網頁,羨慕在斷食營


找回健康的學長姐,甚至在今年四月,因為再也忍受不了每


天帶著病痛過日子的生活,靠著所有學長姐部落格裡的描


述,自己拼拼湊湊出斷食的方法,而冒然自行斷食7(其中4


天有水斷、1天無水斷)。斷食期間其實是有效果的,身體的


不舒服也有獲得改善,但復食後沒多久,不舒服就又一一回


來報到,而且心靈方面覺得更加飢渴,好像斷食應該要讓心


靈糧食得到補充,但我自行斷食,少了一個環節,所以心靈


並沒有被填滿。


因為這次的經驗,讓我許下了願望,就算被裁員也一定要參


加今年蘇老師7月初的斷食營(因工作和家庭因素,我真的只


7月初有空檔啊),並且因為擔心先生開始出現鮪魚肚、脹


氣等警訊,要脅他一定要和我一起參加。說也神奇,從必需


候補9月的期別,到慢慢確定可參加8月初的檔期(但有名額我


卻沒法請假),到6月底居然接到了蘇老師的電話,剛好有二


位學員取消,我和先生可以一起參加7月初的斷食營。


到了斷食營第二天,我就知道自行斷食少的環節是什麼了....


瑜珈、靜坐都是很棒的心靈糧食,也是讓遠離的病痛不會馬


上回頭的良方,但最重要的是一群因著相同目標聚在一起的


人所發出的心念營造出一個正向、強大、包圍著我們的光明


的磁場。就如同O環測試的原理一般,這強大的磁場增加了


我們的心靈力量、讓我們很快就找回最初始的“愛”與“熱


情”。心打開了、放鬆了,排毒的節奏也就快了起來,困擾每


個人的不同的莫名的病症,也就在不用吃藥、打針的情況


下,不可思議的好轉。

這期同學有好幾個178歲的青少年,年輕人的新陳代謝真是


令人羨慕,12天就開始把宿便排出來,體重也減得又快又


多,40歲的我卻到了第四天還沒有什麼明顥的成效,也沒看


到什麼傳說中的珍珠、波霸,但我想通的是“40年來我並沒有


好好的對待自己、缺乏運動、吸收著不良飲食的腸胃可能早


己停止蠕動,加上新陳代謝因年紀大而變慢,所以就算人家


7公斤、把宿便排得乾乾淨淨,我只減3公斤也沒排出什麼


宿便,但依然非常感恩”。


在斷食營,千萬不要急、不要比較、唯有放鬆心情、才能幫


助你的身體好好排毒吶!


蘇老師的瑜珈和外面的不同,他強調的是讓變形的骨骼、脊


椎回到原來的位置。而以此理論發展出來的睡覺綁腳的方


法,更讓我在嚐試綁腳睡的第二天(這時還未上過瑜珈課)


就發現我長期左肩胛痛的那一點居然好了6~7成。


在介紹因脊椎變形而造成每個人或左腳長或右腳長,並因不


同腳長會有不同病症時,發現我應該是右腳長,但卻有著左


腳長的毛病和特色,舉手發問得到的回答是我是混合形的重


症者。可能的原因是我本來是左腳長,但可能左腳曾經受傷


了,不敢出力,就慢慢的變成右腳長,而且我全身的脊椎像


是斷了線的木偶一般,變形的亂七八糟。我應該是蘇老師瑜


珈最好的見證者吧,不是說我瑜珈做得多好,而是嚴重變形


的我,每天起床就很神奇的看著自己:咦!今天用左腳起身


耶!而且我怎麼用左邊吃飯?但不習慣用左邊吃飯(左臉頰肌


肉較無力,咬兩下就好酸了),想換回右邊卻換不回去。


再過個二天,咦!我怎麼又用右邊吃飯了..起身也是先用右腳


耶。來回幾次,我終於了解,我的身體因為做瑜珈正在慢慢


週回原形,所以會一下左腳長、一下右腳長啊。不耐走路的


(腳和關節會痛),在斷食營的第三天居然可以散步近一個


小時,連我先生都驚訝不已,最神奇的是我還跟我先生說我


發現人的腳踝原來是有裝彈簧的耶,一步踏出去會有一個自


然的彈力彈回來,所以覺得走起路來省力許多。


以前因為髖關節和骨盆變形的關係吧,走沒兩步路就痛得要


死,那有可能多走路呢?下凡三個星期,我卻能每晚和先生散


1~1.5個小時,原來,人體是一副設計機密的機器,各個環


節都有著完美的比例,它能讓你輕鬆的走路、奔跑、當你無


法走那麼多時,並不是你沒有體力,而是這副機器變形了,


所以無法正常運轉。


答應蘇老師回來後要寫一篇心得分享,也真的一回家就開始


寫了,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卻越寫越慢,不是沒有靈感,而


是下凡後除了不得不上班這件事外,我大致上維持過著在神


仙營的生活步調,每早喝檸檬水、每晚散步、瑜珈、靜坐(不.


給自己壓力,有時間就慢慢做,沒時間沒做也沒關係)、吃得


很簡單、沒辦法看太久的電視、頭上的頭巾已經拿下來了,


腰酸背痛也好了78成。


說到喝水這件事更是奇妙,我從小就不喝白開水,據我媽媽


形容,我說水有一個味道,喝了頭會痛(近二年有想過也許是


水中含氯讓我過敏)我可是生長於水質乾淨甜美的埔里山城,


埔里的水我都不喝了,別的地方的水當然更不可能,四十年


來我常常一整天一杯飲料也喝不完,神仙營回來後,我卻能


早上1000cc不加塩的檸檬水+1000cc白開水,晚上6點前再喝


完至少1000cc白開水,同事很疑惑的問我早上喝1000cc水那


喝得進肚子裡啊?說實話,已經喝了三個星期的我也很疑惑


呢。每天驚訝的看著自己一點一滴慢慢的改變,真的好想將


每天的驚奇與大家一起分享,於是下筆就越來越慢。


大家有幫手機充電的經驗嗎?用久的電池是否都會變形且續


電力變差?我想我就是顆用久變形的充電電池,怪不得斷食


這強大的電力也不容易充入我的身體,但我深信,持續的斷


食、瑜珈與靜坐,一定可以將我嚴重變形的脊椎調整回來,


到時也就等同於老天幫我更換一顆全新的電池。


真的不需要相信蘇老師,也不需要相信斷食療法,只要相信


自己,因為治療你的病痛、把健康找回來的力量不是老師或


斷食或瑜珈或靜坐,而是你相信這一切。


PS.下次吃大餐前,先仔細想想,把這些東西吃進肚子裡,到


底是在犒賞自己?還是在傷害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