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從地獄慢慢的爬出來 (脊椎移位引發種種病痛、長期失眠)-玉井斷食營

香港學員麗霞‧115期


去台灣斷食,真的沒有決定錯誤,很久很久沒嘗過躺下床就昏迷大睡了,之前就是累到整個人沒了精神,眼皮沒法有力張開,也都不能熟睡,斷食後感覺一直被困的靈魂,從地獄慢慢的爬出來了。


身體的問題是在廿多年前的感冒咳嗽開始,那次斷斷續續的咳嗽有6-7個月,之後的一個晚上突然無故天旋地轉,整個人暈眩得死去活來--很辛苦,看急診都不行....回家後也要再度去掛急診打止暈針,在醫院檢查也查不出問題,就說是感冒菌入耳,並沒有藥物可吃,只能給止暈藥,是要靠自己慢慢好過來。


..我就是這樣,表面看來很正常,暗裡身體像失去了平衡一樣,眼睛也失去光彩,沒了精神,整個人似暈非暈中撐著過日子。


聽人家說那個中醫好,就跑去看, 那個西醫不錯又去看,就偏偏看不好,我一直很納悶,感覺自己身體很糟快垮了,但又不能倒,我要照顧3個孩子,要撐著。

直到前幾年去大陸按摩,路上碰上一位女士,不知怎的說起,很多問題都出在脊椎移位的問題上,所以有嘗試脊椎復位,試過自然療法中的灌腸,嗯,那當然比較好些,可是依然未能回復健康。


腸胃每天都總是不自在,身體就是累到不行,也都睡不好,在這裡我知道,無論我怎樣形容,怎樣告訴你,那麼不舒服,相信你都只能知道而已;而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你永永遠遠都沒辦法了解感受到的,長久以來,我感覺我的靈魂是被抽到地獄受刑中,難以描述,簡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當然還有其他的情緒,總之就是一樣接一樣,求救無門就是。


就是這些因素,讓我膽大包天,人生地不熟,也敢一個人單槍匹馬,去到台灣參加那個斷食營,因為我知道斷食對身體的好處,是我人不靈巧,也不熟識台灣的地方都要試試,
雖然單刀赴會有點怕有點擔心,但再不主動救回自己,誰會來救我?


心想,嗯,沒人支持沒關係,自己學著辦理一切,不懂路線則自己上網查資料囉。不懂說國語沒關係,我是去調理身體又不是去聯誼,再不然,說國語不靈光, 就帶著筆記本,用手寫字來問路就好了。


但,幸好有蘇老師幫忙安排,請了宋文嵐同學的男朋友幫忙開車到機場接我,讓我少了一個擔心,在這要感謝蘇老師,也謝謝宋文嵐與朱峻德兩位同學還有跟同居的同學說聲不好意思,尤其佩琪,她睡在旁邊。我一直咳嗽,吵得她不好睡,她還說不要忍著,想咳就咳出來,真的很感動哦,謝謝佩琪。


斷食七天中,出現很多不舒服的狀況,每天起來都喝檸檬水和大量的水,真的有點不想喝了, 2 天起來頭有點痛、牙齒流血、口腔乾乾的,無論喝多少水都一樣, 3 天起來腳無力、頭暈、感覺冷冷的,喝了檸檬水後,散步都感覺在飄浮,然後上大號竟出現黑黑啡啡的物質,還有點魚鯹味,奇怪哦!我只喝檸檬水,什麼都沒吃,而且吃素都20多年了,怎麼可能?本來胃都很不舒服,第 4 天就更甚,全身酸痛。


本想跟著老師專心靜坐,但腦海總是浮出以前發生過的事情,當醒覺了,把心捉回來,它又跑走..加上一直咳嗽,怕吵著大家專心靜坐,所以還是跑出去走一下,不知是否晚上咳嗽,整個肚皮也痛,人也虛脫、冷冷的,很不好受, 5 天一樣全身乏力,胃更加不舒服,咳嗽也讓我睡不好,但奇怪的感覺是,一直累得垂死的眼睛,卻在1小時的上課中,也能專心看著老師,眼睛不再像以往般垂下來了,噢!我眼睛的神回來了吧!!!


雖然老師說一切是我們自己努力的成果,不關他的事,但若老師自私,收藏起來不舉辦的話...我們如何得救?所以再再再一次謝謝謝蘇老師和蘇媽媽辛苦的引導^^